2014年05月21日

青岛农商银行现信用危机 10亿元巨额贷款风险骤升

  即将上市的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农商银行”),并不意味着就此“高枕无忧”,其借款大客户出现信用“危机”,而青岛农商银行对其10亿元的“巨额”贷款的坏账风险亦不容忽视。

  2019年3月12日,《壹财信》在《青岛农商银行放贷不严闹“公堂”,监管意见当“耳旁风”》一文中曾提到,青岛农村商业银行存在贷款发放审慎不严,向老赖股东发放贷款以及面对监管部门意见“充耳不闻”的行为。

  2014-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青岛农商银行向房地产业发放的公司类贷款和垫款占公司类贷款和垫资总和的比例分别为13.33%、17.16%、19.03%和19.64%,呈逐年上升之势。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近年来青岛农商银行向房地产业发放的公司类贷款和垫款比重远超同行,可谓“一枝独秀”。

  青岛农商银行虽“热衷于”向房地产业发放贷款,却有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告上法庭的“黑历史”。

  据(2017)鲁0212民初1604号文件,2017年12月8日,青岛农商银行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原告王俊伟告上法庭,而青岛农商银行选择与王俊伟庭外和解。

  据(2018)鲁0212民初123号文件,青岛农商银行与王俊伟自行达成调解协议,一致同意解除于2011年签订的《租赁合同》,且青岛农商银行一次性给付原告房屋租赁费163,259元及解除《租赁合同》补偿费136,741元,共计30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青岛农商银行目前共计361家网点,不知青岛农商银行是否能处理好与这些网点房东的合同事项?

  不仅热衷于向房地产业发放贷款,青岛农商银行不良贷款受让关联方折价率偏高,也令人不解。

  根据招股书,青岛农商银行自设立以来的不良贷款处置的受让方主要集中于青岛市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国信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

  其中,国信(青岛胶州)金融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金融”)、青岛国信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国信”)、青岛国鑫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鑫财富”)、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照钢铁”)是青岛农商银行的关联方。

  根据青岛农商银行转让不良贷款记录,国信金融共受让债权25笔,本金合计1.09亿元,成交价0.64亿元,打了5.8折。青岛国信共受让债权 53笔,本金合计 3.81亿元,成交价 3.07亿元,打了8.1折。国鑫财富共受让债权 8笔,本金合计 7,868.23 万元,成交价 4,913万元,打了6.2折。日照钢铁共受让债权 10 笔,本金合计 5,817.32 万元,拍卖成交价 5,522.32 万元,打了9.5折。

  而同样准备冲击A股市场的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在不良资产转让的过程中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不良资产的价值。2015年12月28日,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将广州市番禺番龙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两笔债权共计2,458.5万元作价2,335万元转让给向新文、雷启军,仅打了9.5折。

  在2008年和2016年,兰州银行进行过两次不良资产转让,共处置不良资产及逾期贷款金额31.59亿元,其中本金合计28.42亿元,转让价格合计28.42亿元,打了近9折。

  也就是说,青岛农商银行向关联方转让不良贷款,其中存在贱卖不良资产的嫌疑?

  根据招股书,2015-2017年,青岛金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金岭实业”)向青岛农商银行借助的贷款余额分别为10.35亿元、10.45亿元、10.45亿元,连续三年为青岛农商银行的前五大借款人。

  据(2017)鲁0212执119号,2017年5月26日,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对青岛金岭实业执行77.9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出现信用问题的青岛金岭实业,其背负的青岛农商银行10亿元的“巨额”贷款,又能否如约偿还?